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冬菇的做法大全 >正文

学我必须超我养生必先养心(图养生咨询网—

时间2021-09-10 来源:豫菜菜谱大全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百岁邓老精神矍铄,思路清晰。他有何心得?老人笑着说,他的长寿经只有一句话:必心,养心必德。

  邓老说,养生不仅要讲究吃啥注意啥,更是精神养生。“知足者贫者亦乐;不知足者富者亦忧。要向上看,不要向上争。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知足常乐,常不乐怎么能长命?”

  起居有节、有度、适量,也是老人老当益壮的秘诀。在采访的这天早上,老人刚打完每天必做的功课“八段锦”,神清气爽。

  近日,首届“国大师”邓铁涛教授了100岁生日。11月26日,广东省中药学会会长、广东省中医院终身名誉院长吕玉波,以及邓老的弟子、第二届“国医大师”禤国维等上门给邓老祝寿。

  这是广州一年最好的季节。冬日,温暖了邓老的会客厅。老寿星与众弟子纵论中医之道,细说仁心仁术,传授养生心得,碰撞出的智慧火花,润泽人心。

  这位见证了世纪的老中医,精神矍铄,鹤发童颜,至今每天读书看报,思考中医药发展。面对南方日报记者的镜头,他讲究地披上一件黄外套,戴上红围巾,幽默:“是黄种人、红思想嘛。”

  吕玉波:邓老,不久屠呦呦获2015年诺贝尔医学和生理学奖,由引发了中西医之争这一热点话题。您评价屠呦呦的?

  邓铁涛:许多人认为屠呦呦做的是西药研究,走西方研究道路,获的是西方的奖,我认为这种说法不全面。青蒿素,完全采是化学分析法吗?不尽然。屠呦呦的灵感恰好来自中医的经典。

  上世纪60年代,我国启动了“疟疾防治药物研究协武汉哪治癫痫病#!好作”项目,屠呦呦通过翻阅历代本草医籍,在2000多种方药中整理出一张含有640多种草药、括青蒿在的《抗疟单验方集》。在最初的实验中,青蒿的效果并不,他们陷入僵局。

  在这个时候,她再一次转向中国古老智慧,重新在经典医籍中细细翻找,看到了葛洪的《肘后备急方》中的几句话:“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她意识到问题可能出在常用的“水煎”法上,因为高温会破坏青蒿中的有效成分,她另辟蹊径采用不超过50℃的溶剂进行提取,获得了成功。可见,她是在中医经典中找到了“导师”。

  当时青蒿素服药7天,疟疾也容易复发。同在项目组中的广州中医药大学的李国桥做了优化,就是复方。如今,李国桥领衔做的复方青蒿素已是第三代了,24小时就见效,也不复发。中医药断进步发展,如今是现代学“战争”,靠强利刃就可以的,更要考虑“法”,“海陆空”要。

  吕玉波:这些年,中医药的发展很快,但仍面对质疑。前几年还有人说要“取消中医”。您见证并参与了近百年我国中医的发展历程,您觉得要如何弘扬中医?

  邓铁涛:我们先来讲讲日本。在明治维新时期,日本取消了汉医即中医,废医存药,认为中药有效但中医无用。后来,日本卫生部的一位部长见到了当时中国卫生部部长崔月犁同志,反思说,日本取消中医是错误的,而中国做了正确的。

  中国有五千年优秀文化,中医是中国文化的瑰宝,传承意义重大。主席对中医的评价很高,说“中医药学是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挖掘,加以提高”。屠呦呦当时也响应毛主席的号召,“西学中”。

  老年癫痫病人该怎么服药前几年有人说要“取消中医”,是一场闹剧。我说,看看我们的省中医院,每天门诊病人、卖出中药12吨,就知道,中医是取消不了的,这就是老百姓用脚投票。所以,2000年我给国中医药管理局题词,是这么写的:21世纪是中华文化的世纪,是中医腾飞的世纪。中医有宝贝,等着我们去挖掘。

  邓铁涛:对啊!外国的航天员上天,不是常得“航天运动病”吗。前些年,航天部门请王绵之老中医去给航天员“治未病”,们调理身体,结果航天员上天回来,一个个能够走出舱,外国的航天员出来心跳每分钟100多次,我们的航天员,心跳基本正常。这就是中医的功劳。

  又如2003年“非典”,广东中医介入早,取得了显著的疗效,不仅退热时间短、没有反复,而且患者恢复好,平均住院日短,没有后遗症。香港还特别邀请广东省中医院的专家前往香港援助,开中医药进入香港公立医院的先河,受到世界卫生组织的肯定。

  邓铁涛:存在一些政策制约,比如药典,对中药剂量的一些限定,不太合理。比如,治疗疑难病“重症肌无力”,我想到了金元时期四之一李东恒的“补中益气汤”,并受清代名医王清任“补阳还五汤”中重用黄芪的启发,将“补中益气汤”中的黄芪剂量调至120克,成了如今中医界治疗重症肌无力的常用方——强肌健力饮。但是根据药典规定,黄芪不能超过60克。如果按照这个用量,就没效果了。中医药就像战阵,要充分考量如何用兵,而不是靠白老鼠点头就行的。所以,制定药典的同志,也可以来学学中医嘛。

  邓铁涛:是啊。我认为,中医药发展,要写三种科普文章,一种给群众看,一种给领导看,一突然全身抽搐怎么了?种给科学家看,要进行中医药文化的再教育。

  禤国维:邓老,您是我的老师。我印象最深的是您当年给我们讲的“各家学说”。我在这个过程中深受启发。

  邓铁涛:哈哈,我讲的是“各家乱说”。当时我的心得是,先把病案发给学生,让大家先考虑如何治,然后我再来讲讲这一家是怎么治疗的,给大家充分的时间思考。学中医,要综合百家之长,所用。

  南方日报:您桃李满天下,禤老去年也评上第二届“国医大师”了。您对您的徒弟有怎样的期待?

  邓铁涛:我常说的一句话是“学我者,必超我”,希望他们都超越我,这样中医才能发展。之前,我有个外国学生毕业,我就给他题了两个字“超我”。

  吕玉波:邓老,当年是您号召全国一批名老中医到广东省中医院带徒弟,补我们人才的短板,在全国引起轰动。您对医院发展有怎样的期望?

  邓铁涛:道路决定命运,正确的道路会让医院的水平全面提高。希望广东省中医院建设成为中医的黄埔军校,重视中医药文化精华的继承与发扬,这是有益于全世界的。中医这个优秀的传统文化,如果我们这一代不能去发扬它,那就说明我们这一代是笨蛋。如果这一代把中医丢了,那我们是罪人。

  这几天,北京中医药大学约我给学生们写寄语,我写了这几句:“四大经典是根,各家学说是本,临床实践是生命线,仁心仁术乃医之灵魂,要把祖国医学精华与新技术革命相结合,这才是自我创新的方向”。他们说,这是中医的科学发展观嘛,哈哈。

  南方日报:您还常谈到中医与世界接轨的问题,观点是治癫痫病医院是哪个“双向接轨”,这该如何理解?

  邓铁涛:20世纪最流行的词语,就是与世界接轨,就是我们是小弟弟,要向老大哥接轨。21世纪是中华文化的世纪。在这个世纪,中国应该与世界双向接轨,互相接轨。我们必须要有信心,中西医合作努力挖掘宝库,引进世界先进的科学技术。有底气了,他们就要接我们的轨了。

  邓铁涛是首批“国医大师”之一,是广州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他1938年9月起事中医临床工作,70多年来,精心研究中医理论,极力主张“伤寒”“温病”统一辨证论治,为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广东省著名老中医,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医药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1984年,邓铁涛在为元帅做保健时提出“我帮你看病,你要救中医”。他以一个普通“中共党员中医”的名义,写信给中央领导,作了“认真解决好中医问题”的批示。此后不久,国务院同意成立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第二次是1990年,国家精简机构,中医药管理局可能受影响。邓铁涛当即联合全国其他七位著名老中医一起上书。最终,中医药管理局被“保下来了”。这就是中医界著名的“八老上书”事件。

  1998年,全国又刮起了一股“西医院校合并中医院校”的潮。邓铁涛忧心忡忡,再次和其他老中医一起上书总理。后来,合并“刹车”。

  2003年抗击非典期间,他又给总书记写信,建议中医介入抗“非典”。一周之后,他接到当时的卫生部副部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佘靖的电话:“您的信,总书记已经收到了,还作了批示。谢谢您!”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