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海鱼的做法大全 >正文

能吓死人的鬼故事

时间2019-03-17 来源:豫菜菜谱大全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鬼的带入性和画面感比较强,可以给人带来恐惧感,下面这些是小编为大家推荐的几篇能吓死人的。

  美丽静谧的双龙村里,红瓦房格外耀眼,那是村里首富曹大成盖的,说起这曹大成,可有些来历呢!

  曹大成三年前来到此村,靠油漆发财致富,他已年过四十,到现在还未娶妻,村里人从来没看见过他有什么亲人。

  一天,村里的人都惊异的发现,已经有三天未见曹大成了,于是,村民们自发地组成了队伍,想去曹大成家看个究竟。

  曹大成的家在村里数最偏僻,四处挨不着一户人家,走了大约十分钟后,村民们看见了曹大成的家布满蜘蛛网,像有两三年没人住了。“不对啊,三天前我还碰到曹大成了的,莫非是——”同村的牛二说。村长张有财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不大可能的,我们村的村民们个个安分守己,村里民风淳朴。可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鬼魂。”这时,牛二看见曹大成家的一亩薄田上有块似骨头的东西,便叫嚷起来:“快看,那里好像有块骨头。”村民们循着牛二的手指,看到了那块骨头,于是,大家拿着铁锹挖,挖到大约三米时,全都傻眼了,下面有一堆被席子盖着的白骨。大家都愣了,随后揉了揉发酸的眼睛,看看自己是不是幻觉。“没错!这是人骨头!!村里居然闹鬼了!!!鬼啊

  !!!!”牛二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骨头,声音颤抖地喊道。

  “啊!鬼啊!!大家快跑!!”不知是哪个村民发狂地叫道。

  可能是因为害怕,大家都散开了,朝家跑去。

  回去后的几天,只要是看过这白骨的人,全都染上了一种慢病,第一天会出现的症状,第二天,第三天出现呕吐症状,第四天就卧病不起……一直到两个月后,就会急促,不久就窒息而死,虽然见过这白骨的人们发病时间不一样,但死亡时间却一样,四月四日下午四时!

  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说是曹大成早死了,那堆白骨就是曹大成,谁看见了那白骨,曹大成就会缠上谁,然后慢慢折磨他至死,渐渐地,双龙村变成了神秘诡异的“死亡之村”。

  这件事过去了十年,双龙村村民大都搬了出去,只有一两户人家还在。听那两户人家说,他们常常看见曹大成屋子上的烟囱飘出缕缕炊烟,使这曹大成的屋子又盖上了一层神秘面纱。

  又是两年过去了,那两户人家也搬走了,一位年轻人到双龙村写生,他并不知道这里是“死亡之村”,他只知道双龙村环境,是写生的好地方。

  年轻人叫陆小东,他是个孤儿,患有先天性,不过,经过他多年努力,病情渐渐好转。

  他走到山顶上作画,天色渐暗,他想:应该找个地方住宿,明天再作画吧。于是,他四处在村里转溜,没看见一个人影。他走到曹大成房子旁,发现这房中一尘不染,像是有人在这里住,他大胆喊到:“有人吗?我能在这里住吗?”房中无人应答。陆小东走进曹大成家中的厨房,拿了几块面包,然后囫囵地吃掉,便上床睡了。

  由于下午作画时间较长,所以他很快进入了梦乡。古老的钟发哑地敲了十下,十一下,十二下……已经到午夜12:00点了,这时,陆上东被一阵强烈的光速给刺醒了,他睁开惺松的眼睛,看见了异常恐怖的景象,一个骷髅正拿着一盏油灯照着他,骷髅人笑着,狰狞地笑着,声音恐怖无情,陆小东吓得滚下了床……

  第二天,双龙村刚搬走的一户村民忘了带东西,他们的家离曹大成家很近。当那个村民准备拿钥匙开门,突然发现曹大成家外躺着一个人,村民跑了过去,此人正是陆小东,他已经死了。据法医鉴定,死亡时间约是昨天凌晨0:30分,死亡原因——心脏病复发……

  张丰在华泰厂有两样是出了名的。一是人长得帅,一米八的个头,上下班时如鹤立鸡群,引得不少靓妹把那羞羞答答的目光罩在他身上就舍不得移开。二是个大“花心萝卜”,换女朋友比换袜子还勤,谈过的女孩且不论,就是曾经和他住到一起的少说也有一个排。去年有个女孩子一时想不开还为他上了吊。可世界上的事情就有这么怪,明知道张丰是这样一个感情不专一、始乱终弃的人,可还是有不少的靓妹主动投怀送抱。

  这天,张丰又收到一个女孩子打给他的电话,说是约他晚上到紫马岭公园露天迪厅里去蹦迪。整整一个下午,张丰的耳朵里都在回响着电话里那个女孩子磁性的声音。好不容易捱到下了班,张丰回到出租屋三下五除二地洗了个澡,穿上从他那专用皮箱里翻出来的乳白色阿里达斯的T恤和乔丹牌的蓝色休闲裤,套上早就洗得干干净净的耐克软皮鞋,就更显出那潇洒的派头来了。他一边吹着口哨一边站在镜子前梳理着他那头浓密的黑发。

  “你又要到哪里去呀?”一个冷冷的声音在张丰的背后响起。

  张丰吓了一跳,回头见是他的同居女友阿凤不知什么时侯站在了背后。张丰大声吼道:“我说你能不能不这样阴阳怪气的呀,像个鬼似的,进来都没有一点声音,你想吓死我呀?”

  阿凤还是不冷不热地说:“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是你做贼心虚才整天怕这怕那!”

  张丰用手指着阿凤说:“好,好,你就咒我吧,我看我俩的缘份也真的是到头了。实话跟你说,我就是要去和靓女约会。如果我看上了,我就带回来过夜,你要是有看,你就留下来看一曲单凤朝阳;你要是想参与我就给你演一曲双凤朝阳;你要是想走,门在后面,脚在你身上,你当初是怎么进来的你就怎么出去;你要是想告我,也请便,反正我俩又没领结婚证,不受保护,再说是你自己跑到我床上来的,不是我强迫的你!”

  张丰一口气说完,扔下手里的梳子,头也不回地走了,把个阿凤孤零零地扔在那间不足十平方米、杂乱无章的小房间里。在昏黄的灯光下,阿凤一屁股坐在那张曾经给她带来短暂快乐、美好憧憬和无比痛苦与屈辱的床上。泪水不知不觉地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滴在她那丰满的胸继发性癫痫如何治疗脯上,在她那件还没来得及换的淡蓝色的工装上印出一个个圆圆的湿印,只片刻的工夫圆印便连成了一片。

  是的,张丰说得一点都没有错,当初她就是被张丰英俊潇洒的外表迷倒在他怀里的,在这张床上她主动地向张丰献出了宝贵的贞操。也是在这张床上,她两次强忍着人流的痛苦孤孤单单地煎熬着。她连自己每月的工资都给了张丰,希望用她的满腔柔情和一颗真心换来张丰对她的真爱,哪怕是近来张丰明显地厌恶了她,有时甚至是拳脚相加她也忍气吞声,不吵不闹。没想到的是她满腔的真情却依然不能换来张丰的半点真心爱怜,现在竟然要一脚将她踢开,另寻新欢。

  阿凤一边淌泪一边想:“走出这间小房吧自己的脸往哪里放?在父母兄弟面前怎么交待?在工友姐妹们面前怎么直得起腰来?不走吧难道真的看着张丰在自己的面前上演单凤朝阳不成?”她此时就像是一个站在十字路口的迷途羔羊,她不知道眼下该何去何从,更不知道自己今后的人生路在何方。

  “唉!人生像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呢?不止是每天上班、加班身体累,更难捱的是心累。不如去到一个没有痛苦,没有欢乐、没有情感的世界更好!”阿凤一边抽泣着一边喃喃地自言自语道。

  “靓女,不要哭了,我可以带你去一个没有烦恼,没有忧愁,没有情感的地方,到了那里不仅你的一切烦恼都会烟消云散,而且再也不会有新的烦恼出现了。来只要你听我的话,我会帮你。”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

  阿凤一扭头,看见一个长发少女正双膝跪在地上不停地向她磕头,阿凤虽然看不清她的脸,但觉得她每磕一下头自己仿佛就对她增加了一分好感,自己的心里就感到多了一分安慰。

  “快起来吧,让我看看你是谁,不要跪在地上磕头了。”阿凤擦了擦泪水说。

  “不,你不能看我的脸,我也一定要给你磕头,一直磕到你成了我的好朋友为止。”少女一边继续不停地磕头一边说。

  阿凤只觉得身上越来越冷,不由自主地打起了冷战,脑子也慢慢地迷糊了起来。

  少女又说:“快了,你快要没有烦恼了。来听我说,你到门后去拿一根绳子来,把它糸在门框上。对就是这样。试一试糸牢了没有。好,糸牢了。你再站到凳子上去,把头伸进那个套里。对了就是这样。你现在只要把凳子蹬倒你的一切烦恼就没有了,你就可以到一个没有烦恼,没有忧愁、没有情感的世界去了!”

  阿凤真的这样做了,就在她蹬翻凳子的一刹那,少女站了起来,双手分开了盖住整张脸的长发,那是一张像纸一样惨白,没有半点血色的脸,在这张惨白的脸上两只眼珠竟暴出了眼窝就像挂在里眼框外的两只玻璃球,那两只没有眼珠的眼窝成了两个深不见底的圆洞,正不停地往外透着蓝蓝的绿光。绿光下一条血红的舌头伸出嘴外一尺来长,就你是挂在鼻子下的一长红纸条,舌尖在不停地往上转动着,像是少女在努力地想把它缩回到嘴里去似的。

  阿凤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的眼珠也开始一点一点地往外鼓了出来,就像是已经看厌了这人世间的一切、要跳出一直保护着它的眼窝一样。阿凤的舌头也开始一点一点地伸了出来,不久竟与地上少女的一样长。她那残存的、最后一点意识也渐渐地消失了。她再也不挣扎了,就像是挂着的一个大风铃一样,来回不停地晃动!

  阿凤觉得自己变得轻了起来,轻得像风一样飘到了地上。少女热情地拥抱着她,嘤嘤地在她的耳边说:“好了,你现在已经和我一样来到了没有烦恼、没有忧愁、没有情感的世界了。我叫阿娟,比你大,你叫我姐吧!”

  阿凤也紧紧地搂着阿娟就像是两个久别重逢的亲人。突然,阿凤从阿娟的耳边看到了门框上吊着的不、还在不停地晃动的自己。她一把松开了搂着阿娟的手吃惊地叫道:“姐,我不是挂在门框上了吗?怎么又在地上和你抱在一起说话呢?”

  “哦,你现在已经死了,那只是你的尸体、你的一副已经没有用了的躯壳。跟我在一起的是你的灵魂,人们再也看不到你了,只有你能看到他们,我俩现在都是人们所说的鬼了。不过你有用害怕,我会和你在一起,你不会感到孤单与寂寞的!”阿娟安慰着阿凤说。

  阿凤主动地伸出双手紧紧地搂着阿娟,她把阿娟当成了唯一的亲人和朋友。她在阿娟的耳边亲昵地叫着姐,两个鬼妹都不愿松开自己的手。

  “姐,你在阳世时是哪里人呀?你为何不留恋人间要到这样一个冰冷的世界来呢?”阿凤问。

  阿娟松开了搂着阿凤的手,慢慢地蹲了下来,用手撩起那老爱遮住脸的长发说:“既然我们现在是姐妹了,那你也坐下来吧,听我把我的一切都告诉你。”

  阿凤顺从地蹲在阿娟的身边,用手搂着她的肩膀,静静地听着阿娟的诉说。

  “我和你一样,也是外来的打工妹,我的老家在浙江的一个小山村里,那里的山好、水好,女孩子个个长得像天仙般的模样。唉!可惜太穷,初中没我就和一帮姐妹来到这里打工挣钱。走出了大山的我们,开始看见什么都觉得新鲜,可时间一久整天就像是一个机器人一样干活,干活,还是不停地干活,就慢慢地感到生活太枯燥,太无聊了。我那颗少女的心中不时涌动着渴望男人爱抚的暗流。就在这时我遇到了平生第一个我为他付出一切的男人,这个人就是张丰。”

  阿凤松开了搂着阿娟肩膀的手说:“哦,我明白了,你就是那个被张丰无情地抛弃后上吊自杀了的女孩。是吧?”

  “对,我就是她!”

  “那你怎么还在四处游荡,还没有转世投胎呢?”阿凤不解地问。

  “我说出来你不要怪我,要怪我现在也已经晚了,不过我向你保证只要你帮我了结了我最后的一个心愿,我俩就一起脱胎换骨,再转来世!”阿娟盯着阿凤的眼睛说。

  “阿娟姐,我不怪你,其实我早就厌倦了人世,早就忍受不了张丰的所作所为。你不出现我今晚也一样会走这条路的!”

  “我们吊死鬼是冤常见的癫痫病症状有哪些?鬼,在没有找到一个替身之前舌头是缩不回去的,也是不能投胎转世的。你现在就是我的替身了,你再看看我。”阿娟边说边转过脸。

  “真的呢!阿娟姐你的舌头已经缩回去了,你的眼珠子也到眼窝里去了。那你现在可以去投胎了吗?”阿凤问。

  “是的,我是可以去投胎了,但是我要帮你也找一个替身,不然你就会像我刚才一样难看,也不能转世投胎。我必须实现刚才对你的承诺——我俩一起投胎转世。”阿娟肯定地对阿凤说。

  阿凤又一把搂住阿娟问:“那到哪里去找替身呢?那不是又要无端端的再死一条人命吗?阿娟姐,我不想做个害人的鬼,要做也要做个义鬼,好鬼,这样投胎时也能投个好胎!”

  阿娟也伸手搂住了阿凤的腰,两个脑袋亲热地挨到了一起。阿娟说:“傻妹妹,难得你有这么一颗善良的心,这倒与我很相似,如果不是不想害人,我早就找了替身了,哪还轮到你我姐妹相见呀?放心吧,姐早就为你找好了替身,他就是害死你、我的张丰!”

  “嗯,好!这个花心萝卜是该拔了,不然还会有更多的姐妹成为冤死鬼!”阿凤气愤地说。

  听阿凤一说,阿娟一猛地下子拉着阿凤站了起来说:“走,事不宜迟,现在我俩就去找他,早点拔了这个花心萝卜,我俩早投胎!”

  紫马岭公园是全省最大的城市公园。此时公园里除了在夜幕笼罩的树丛中还有一些紧紧地依偎在一起的情侣外,朦胧路灯下的人行道上已看不到几个人影了,露天迪厅里麦克*杰克逊的声音在夜空里显得格外动听和响亮。不过张丰已不在这里了,他早就挽着刚结识的新女友找到公园深处一个连情侣们都很少去的僻静地方。

  夜幕中,张丰坐在草地上,大腿上躺着一个身村苗条的少女。他不时地低下头在女孩的耳边说着什么,逗得女孩不时格格地轻笑,有时还挥动着粉拳,捶打着张丰的胸膛。张丰的一只手搂着少女的腰,一只手在少女穿着极薄衣衫的身体上不停地游走。

  少女的笑声渐渐听不到了,不知是从口腔还是从鼻子里传出了轻轻的呻吟。张丰心里一阵狂喜。将手肆无忌惮地放到了少女凸起的胸脯上。突然少女浑身打了一个冷战,猛地睁开了紧闭着的双眼说:“张哥我要上厕所。”

  张丰心中的欲火像是突然被淋了一瓢凉水,极不情愿地说:“你真多事,那我陪你去吧!”

  “不用,你在这里等着我,我一会就回来,我会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少女娇嗔地笑着说,起身朝厕所走去。

  张丰点上一支烟,猛地吸了一口,然后重重地把在胸中停留了片刻的烟雾吐向空中。他在心里暗暗地感谢上苍对自己的眷顾,使自己又一次交上了桃花运。

  突然张丰觉得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阵的冷风,直吹得他毛骨悚然,身上的汗毛也一根根竖了起来。黑暗中不时传来悉悉索索的响声,他赶紧双手抱着自己的双臂站了起来,不住地朝四下里张望。

  “张丰,还我命来——张丰快还我命来——”一声声时大时小、时有时无、断断续续、阴森森的叫声不知从哪里传来。张丰大吼了一声:“你不要吓唬我了,你要是不同意就说不同意,也没有必要骗我说是要去上厕所,还来做鬼吓我!”

  “我不是吓你,我真的是鬼,我真的是来索你命的鬼呀!嘿嘿嘿嘿------”声音仍在继续。

  “你骗不了我,鬼身上是冷的,可我刚才抱着你的时侯你不仅是热的,你还动了情。快出来吧,不出来我就要走了!”张丰认准了是那女孩子在有意捉弄他。

  “嘿嘿嘿嘿,你抬起头朝树上看,看看我是谁,看看我是不是来要你命的鬼?”

  张丰不相信这世界上真的有鬼,而且还是个会说话,会要他命的鬼。他顺着声音朝头顶看去。就在他伸直脖子时一个绳套准确地套在了他的脖子上,他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脚就已经离了地。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着。可越挣扎绳子勒得越紧。慢慢地他的眼珠也开始鼓了出来,舌头也一点一点地从嘴里伸了出来。他朦朦胧胧地看到阿娟和阿凤跪在地上不停地朝自己磕头。

  张丰在意识里最后骂了一句:“怪事,哪有要人命还朝人磕头的!”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张丰的灵魂脱离了他的身体飘在了空中。他会不会遇到两个复仇的鬼妹呢?他在阴间又会不会受到惩罚呢?两个鬼妹真的一起投胎转世了吗?呵呵那就是下一个故事的事了罗!

  但凡农村的人,大多都知道,在农作物收获的时候,一般情况下是将农作物运到谷子场上,然后用机器把农作物的秆或者茎之类的去掉,最后剩下谷物。

  那一年的夏季,我们家的小麦,收获的很晚。其实,我们家的小麦,长的还是蛮快的,成熟的都很早,但是由于当时我们家没有手扶,所以只能靠那种牛拉车(就是一种两个轮子的车,需要牛来拉)来拖运。

  有一段时间,天气有些不好,连续几天都阴着天,看上去,就快要下雨似的。傍晚时分,爸爸和妈妈拖来一车的小麦,将小麦放到谷子场上后,匆匆地回了家,简单地做了些饭后,吃完饭,便又去割小麦了。

  临走时,爸爸和我说:“小轩啊,等天快黑的时候,你去谷子场,看护着我们家的小麦,别让人家钻空子,偷了我们家谷子场上的麦子。”说完后,爸爸和妈妈便又去田里割小麦了。

  乡村到了收获的季节,总有不少人喜欢偷人家的东西,所以在乡村,好多人家都守着自己家收获的农作物过夜。他们将收获的作物,放在谷子场上,堆成一个大堆,然后搬来一张小床,夜晚睡在小床上。由于夏天的夜晚,蚊子很多,所以小床上都罩着蚊帐,有的床底下还点着蚊香。

  天很快就黑下来了,我牵着我们家的“丽莎”去了谷子场。我还有一个弟弟,弟弟当时也不小了,估计有11岁左右吧。他胆子也不小,所以他就一个人在家睡了。

  “丽莎”是我们家养的一只狗,它是一只母狗,我们一家人都很喜欢它,除了弟弟,用药物治疗癫痫病,病情还是会反复的发作,怎么办?弟弟经常欺负丽莎,因为这个事情,我经常把弟弟打哭。但每次打过之后,他照样欺负丽莎。我很生气,但是又没,毕竟他是我的弟弟。

  因为弟弟爱欺负丽莎,而我又特别的疼爱丽莎,所以丽莎特别的喜欢我。晚上,我牵着丽莎,去了谷子场。丽莎高兴的汪汪汪直叫。

  有丽莎陪伴在我的身边,我的心,就舒坦了许多。老实说,我的胆子也不是很大。我怕夜里独自走路。在深夜里,走路,我老是觉得身后有人跟着我。于是,我老是会转过头去看,但是越转头往背后看,便越会觉得背后有人。

  很多人,都有着这样的体验。夜里,有狗陪在身边,附近只要有轻微的响动,狗儿便会大叫,这样便会给自己一个提醒,更可以给自己壮壮胆子。

  丽莎是一条母狗,但是它却是一只很厉害的狗,因为它是一只狼狗。它个头很高。有一米多高,身子也很长,村子里的其他狗,都怕它。就连那些对它有意思的公狗,都不敢轻易地惹它。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也就不怎么怕了。

  到了谷子场,我把蚊帐弄好,将丽莎脖子上的绳子,系在床腿上。做完这些后,我便上床了。我把手电筒,就放在枕头边。只要一有动静,丽莎便会汪汪汪直叫,那么我就得赶紧起来,走走看看。

  我们家的谷子场,临近也有几家,但是人家早就将谷子碾成粒,收回自己的家中了,所以那些谷子场上都没了人。附近就只剩下了我们家的谷子场。

  夜很黑,天气很热,热得人睡不着觉。我躺在床上,只能眯着眼睛,努力地打着盹。

  谷子场的不远处,有着一个水塘。那水塘里,以前有人放鱼在里面,后来不知怎地,里面的鱼陆陆续续地都死了。主家怀疑有人在水塘里面放毒,于是夜里面悄悄地观察跟踪,可是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人干这事。

  这事过了一段时间,主家又放了好多的鱼苗,在水塘里面。可是又和上一次一样,没几天水塘里的鱼又都死了。那些鱼苗,鱼肚向上,浮在水上,有的鱼身子,甚至都破了,看上去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似的。

  主家这次更生气,他们在整个村庄上,骂来骂去,骂那个害死他们家鱼的人。骂了好长一段时间还是没有效果,没有人承认鱼是他们杀死的。

  主家请来了一个人,这人用一些仪器测了测,结果证明,那水塘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药,没有什么毒之类的东西。主家很失望,后来又找来一个养鱼大户,请那养鱼大户帮他们家看看。那养鱼大户在水塘边看了看,将水塘水面上的死鱼捞起了几只,仔细地看了看。看完之后,养鱼大户得出的结论是:鱼是被水里的某些东西咬死的。

  这个结论,让主家很吃惊,也让村庄上的其他人很吃惊。

  难不成这些鱼是被蛇咬死的?难不成这水塘里有水怪不成?一时间,流言蜚语,诸多的猜测,在村庄上传来传去。

  最后,主家下了决心,用抽水机,将水塘里的水,全部抽完了。

  还好,水塘不是很大,两台抽水机,昼夜不停地抽,连续抽了两天,终于将水抽完了。水塘里的水,抽完了,可是却没有发现蛇或者水怪之类的,就连那些蛇洞等,也没有发现。要说有发现,唯一的发现,便是水塘的底部,发现了好多的死鱼。这些死鱼,身上满是血,很多身子都破了,有的从鱼头到鱼尾,裂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说是裂开的,只能算是勉强,因为仔细地看,那根本就是被什么撕咬开来的。

  主家很失望很困惑,其他人也是如此。

  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下了几场雨,水塘里又充满了水。主家又放了一些鱼在水塘里。这一次,主家放养的鱼,并不多。但是结果还是和上次一样的,鱼,照样还是死了。

  从那以后,主家再也没有在水塘里放养鱼,其他人也没有,就连以前喜欢在这水塘里或者钓虾的那些人,也不到这水塘来了。人们都说,这水塘里有鬼。

  水塘里有鬼,这一说法,一直传到现在,而且越传越厉害。

  水塘里就算有鬼,但我就是不信那鬼能跑到岸上来?那鬼能跑到岸上偷东西?能跑到岸上来害人?人们都说鬼害怕光,害怕很亮的光,所以我把枕边的手电筒,放到了肚子上,以便自己能够随时打开手电筒。

  不知什么时候,外面起了风,风不太大,但是有风吹,总是很舒服。远处的树枝,也被风吹得左右摆动,发出了吱吱呀呀,沙沙的声响。

  外面虽然有风,但是周围倒还是很安静,并没有出现其他的什么响声。我坐起来,看了看右侧的麦垛,麦垛还是那么大,我放心了,我又躺下,又眯起了眼睛。昏昏沉沉的,就快要睡着了。

  其实,那水塘虽然有鬼,但是我根本就不害怕。一个原因是,我根本就没有亲眼看过,二个原因,我身边还有丽莎守护着。

  丽莎是一只大狼狗,它可以轻而易举地放倒三个成年人。这么厉害的狗,就算真的是遇到了鬼,我相信鬼也会感到有点头疼的。

  人们说,鬼不但怕光,同时也怕很大的声响。丽莎汪汪汪地叫起来,估计也能把鬼叫的心烦吧。有丽莎在,有手电筒在,我一时不害怕了,于是便放胆地睡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我忽然听到了一声雷声,接着,一道闪电从天空中打了下来。

  我被惊醒了,我赶紧从床上起来,拿起手电筒,在谷子场上转悠了起来。此时,外面的风更大了,隐隐地有几滴,打到了我的脸上。

  “不好,难道快要下雨了吗?”

  谁知,没过多久,雷声不响了,闪电也没有了,风也变得小了些。我又回到床上睡了起来。

  迷迷糊糊的,我睡着了。不知道到了什么,丽莎忽然汪汪汪地大叫起来,而且丽莎拼命地挣扎。丽莎脖子上的绳子,是系在床腿上的。它这么一用劲挣扎,床被拉得晃动了起来。

  我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大声地呵斥道:“喊什么啊,丽莎?”

合肥哪里能治疗癫痫>   这句话刚说完,我的心忽地跳了一下,我暗暗想:“这大半夜的,不会是有人来偷我们的小麦吧?”

  想到这里,我赶紧拿起手电筒,将手电筒打开。眨眼间,手电筒明亮的光,射了出来。我赶紧起床,将系在床腿上的绳子,解开,同时,我将手电筒对准谷子场上的麦垛。

  我心想,要是有人来偷麦子,我就放狗咬他。

  我刚把系在床腿上的绳子解开,丽莎就拼命地挣扎。我仔细一看,丽莎并不是冲着麦垛叫,而是冲着水塘那边叫。

  我心中顿时慌了,难不成水塘里面有鬼?于是,我把手电筒慢慢地移向水塘里。

  我刚移动左手中的手电筒,丽莎猛然一挣,我右手忽然一松,手中的绳子,忽然掉了。丽莎没了我的束缚,顿时变得狂野起来,大声地汪汪汪直叫,而且向水塘那边飞奔而去。

  “丽莎!”我大声地喊,并且也向水塘那边跑去,我手中的手电筒,也慢慢地向水塘那边照去。

  我手电筒的光,很快,就照到了丽莎。

  丽莎身子一跳,居然跳进了水塘,拼命地向着水塘中央游去。

  我一边向水塘跑,一边赶紧将手电筒的光,移向水塘的中央。没到两秒的时间,我手电筒的光,便照到了水塘的中央。

  一幕可怕的现象,出现了。

  一个全身穿着黑色衣服的人,正站在水塘中央。那人双手平举,举在胸前。那人留着很长的头发,头发结成了一个辫子,垂到背后,单从长长的头发看上去,他很像是古代的一个男人。对,清代的,清代的人,头发都很长。

  “丽莎,回来!”我居然没怎么害怕,居然大声地喊出了这句话。

  丽莎拼命地游,拼命地向那个站在水面上的人,游去。丽莎居然没有再汪汪汪地叫。

  很快,丽莎便游到了那人的附近,那人忽然弯下身子,伸出一个很大的手掌,向丽莎抓去。这时,我手电筒的光,一下子照到了那人的头上。

  那人忽然将伸出去的那手移了回去,他忽然站直身子,猛地转身。我手电筒的光,忽然照到了那人的眼睛,一对发着碧绿色光芒的眼睛。

  他忽然张开大嘴,咧嘴龇牙,原本垂在背后的头发,猛然间也直直地竖了起来。原本成辫子形状的头发,忽然散开,就像开屏时孔雀的尾巴一样,直直地散开,竖了起来。

  我吓得,啊的一声尖叫起来,左手手腕忽然抖动了一下,啪嗒一声,手电筒跌落了地上,手电筒的光,忽然熄灭了。水塘上空瞬间又陷入了一片黑暗。

  我的心咚咚咚地跳着,我双手颤抖得几乎不行了,我赶紧蹲下身子,把手放在地上,寻找手电筒。

  颤抖着的双手似乎很不灵活,花了将近20秒的时间,我的手才摸到手电筒。但就在我手摸到手电筒的时候,水塘里忽然传来丽莎的一声惨叫,接着很快,便是“哗”一声响,就像是什么东西被狠狠地按入了水中一般。

  我简直快要崩溃了,我的嗓门忽然间发不出声音。我颤巍巍的手,终于拿起手电筒,打开了手电筒,手电筒的光再次亮起。

  我的心跳很快,我可以很清楚地听到我自己的心跳声。我的手猛地移动,手电筒的光,也是猛然间移动,光照到了水塘的中央。

  站在水塘水面上的那人,忽地向下一沉,只听“哗”的一下落水声响起,那人居然沉入了水中。

  水面上立马恢复了平静,极其诡异的,又极其恐怖的平静,我四下里一瞧,水面上居然连一丝的水纹都没有,而丽莎也奇迹般消失不见了。

  后来,我们家在水塘里把丽莎的尸体打捞了上来。

  丽莎虽然死了,但是却很奇怪,因为靠近它脖子处,有一撮毛,居然不见了。当时,好多人就起了疑心。

  有人又用鱼叉在水塘里捞的时候,突然碰到了一个很重的东西。当把那个东西,挑起来的时候,大家

  都看的傻了,原来鱼叉正挑在一个人的鼻孔里.这个人全身都是骨头,没有皮,也没有肉,但是头上居然还有一撮毛发。

  人们仔细一看,那撮毛发,居然是假的。

  后来,人们又在水塘底捞出了一个小本本,那小本子都快烂得没有了。人家说:那个小本子上,可能记录着这个死尸的身份信息。

  丽莎的尸体,后来被埋到了一个坟岗里。坟岗在一个大树林里面。自从那个死尸埋到大树林里面后,那个大树林每到农历5月三十,便会发生怪事。

  那晚凌晨左右,坟岗里便会传出哭声,那哭声虽然不大,但却是很恐怖。而最奇怪的,就是第二天,那坟岗附近,便会死好多鸟,好多的尸体,都会出现在坟岗里。

  自从水塘里挖出了那个人的尸体以后,那个水塘里,又可以养鱼了,而且养的那些鱼,再也没有死。

  后来,听人说,水塘里的那个人,很可能是以前时期的一个日本人,那日本人,被八路军杀死后,埋到了地下。过了好多年,那个地方,人们都已经不知道曾经埋过人。于是,人们在那个地方挖出了一个水塘,又过了很久,那个日本人的尸体,奇迹般地转到了水塘的底部。

  人们说:那个日本人,其实根本就不想来中国打仗,他是被强迫来中国的。坟岗里面经常夜里出现哭声,就是死掉的那个日本人哭的。

  那日本人想回家,但是日本终究离中国很远,而且还隔着一个大海。那人找不到家,所以每到农历5月三十,那鬼便会哭。因为,农历5月三十,是日本的团圆节,就像我们中国的节一样。只不过中国的中秋节是农历8月十五而已。

  
看了能吓死人的鬼故事的人还看了:

1.

2.

3.

4.

5.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